幸运飞船 > 公司简介 > >卖了一套250万的房子,我却重新陷入了贫困
最新资讯
公司简介

卖了一套250万的房子,我却重新陷入了贫困

时间:2022-08-01 17:32作者:admin打印字号:

商界导读:卖掉价值几百万的房子后,却直接沦为赤贫。

这是一个听起来有些荒诞色彩的故事——300多户家庭在卖掉价值几百万的房子后,却直接从中产沦为赤贫。

但凤凰网《风暴眼》调查发现,在绍兴、丽水、衢州等江浙地区,一场场“二手房诈骗”的骗局正在闯入普通人的生活。一环扣一环的链条,缜密的作案手法,让“黑中介”们得以躲在隐密处伺机侵吞客户财产。而只要一招不慎,掉落其中的人,就会为此付出巨大的代价——原本顺遂的生活轨道急转直下,数百万财富化为乌有。

1

价值百万的房子出售后反而致贫

家住浙江绍兴柯桥区的林敏,去年12月接到一个自称是“房产中介”的电话,说有人想买她的房子。

在这之前,林敏已经把房子挂在中介平台一年了,以前的买主要么是嫌价格太高,要么是没相中房子,最终都不了了之。但这一次不一样。和买主见面后,对方对价格并不挑剔,合同签订也很迅速。没过多久,80万的首付款就打到林敏的账户里,一切都顺利得超乎想象。

卖掉房子的瞬间,林敏顿感轻松不少。家里入不敷出的经济状况,常常压得她喘不过气。60多岁的林敏,原本也有个殷实的家庭,虽然没有退休工资,但是老两口勤俭持家,倒也留下一点积蓄,足够应付自己的晚年生活。林敏的独生女也已家成业就,生了一个乖巧可爱的女儿,一家三口,其乐融融。

那时候,林敏觉得生活是眷顾她的。

然而,两年前的一场车祸带走了女儿和女婿两条年轻的生命。林敏的生活一下子沉到谷底。老两口不仅面临老无所依的处境,而且还要供养10岁大的外孙女,家里开销瞬间暴涨,左支右绌,资金难以维持。老两口深夜里辗转难眠,商量来商量去,最后觉得只有卖掉房子,移居到另一个生活成本低的城市,才是唯一的出路。

所以,当买主愿意开出250万的价格时,林敏夫妇爽快地同意了,双方于第二次见面期间签署了买卖合同。收到80万首付款后,林敏就把房子的相关出售事宜交给中介,自己则等着170万的尾款。

子女罹难,面临老无所依,林敏夫妇觉得这250万是他们一家人活下去的最后希望。他们计划在老家购置一套小房子,再开一家店面,剩下的钱存起来作为养老和外孙女教育基金。

但两个多月过去了,尾款却迟迟没收到。林敏有些着急,拨通买家的电话。买家支支吾吾,刚开始推脱说手头紧,缓几天。后来,催得急了,买主直接摊牌,“别催了,我并不是真实的买主,而是替中介代持的,中介已经被抓了。”

林敏听完愣了半天,这是什么意思?尾款要不回来了吗?于是立即前往派出所报案。

在同一个派出所报警的还有40岁的陈可。他之前卖房的经历和林敏几乎如出一辙——在房子挂出去半年后收到了中介电话,买家很爽快,对于300万一分没还价,双方一拍即合,并在一周之内完成了所有的流程——交付90万首付款、签买卖合同、房产过户。

根据协议,三个月之内买家需将后续210万尾款补齐,但陈可同样没有如约收到后续的尾款。

耗尽二十年青春积攒的这套房产,陈可也没有想到会以这种方式“脱手”,本来想置换一套大点的房子,方便即将小升初的女儿就近入学,但现在似乎竹篮打水一场空。

“我已经40多岁了,过了精力充沛、打拼事业的年龄,房子回不来,以后的生活想都不敢想......”陈可欲哭无泪。

除了妻女,陈可还有一对老人要赡养。作为独子,五年前陈可将父母接到柯桥一起生活,想给老两口一个幸福的晚年。没想到,却在他们年纪越来越大、疾病逐步缠身的时候,将他们返送回老家。

现在他同妻儿租住在一套40多平的小房子,两张床占据了大半空间,几无下脚地。白天妻子照顾女儿之余打点零工,但收入微薄,全家经济重担几乎落在陈可一人身上。

复盘交易过程,陈可觉得自己并无不妥,他做了一个卖家该做的所有事情:查看中介工商证明、确认中介资质、查看买家中介身份信息......如今,却依然落入“不法中介圈套”。他困惑:一个普通人应如何谨慎防备才能避开这些陷阱。

出事后,他多次跟买家和中介讨要说法,除了敷衍或闭门羹,他什么也没得到。

房子,对很多普通家庭来说,几乎耗费了大半辈子的积蓄,一旦失去,几乎都是致命性的打击。家住柯桥的高岭在卖房后,也陷入同样的困境——“都没有活下去的勇气,现在就靠一口气吊着”。

30岁的高岭先后遭受离婚、失业的双重打击。走投无路下,她选择了创业,但疫情的冲击,让高岭投入的数十万打了水漂。本来想用卖房钱填补生意亏空,但最后却是赔了夫人又折兵,如今的高岭不得不依靠打零工来养活自己。

高岭还是柯桥70多位业主的代表,找证据、与警方协调、上访、找律师......都是高岭统筹。她说她并不是多热心,她只是想“多做点事,多了解案情进展,心里会踏实些”。

因为疫情等方面影响,案件进展并不如意,但事情总算在往前推进,这是高岭目前唯一的慰藉。

像林敏、陈可、高岭一样有相似经历的人可能并不少。多位爆料人透露,从2021年起,在绍兴、丽水、衢州、温州、宁波、台州等江浙地区相继出现疑似二手房中介诈骗事件,涉事房产至少335套,金额高达6亿。其中,仅绍兴柯桥区一地,就涉及房产72套。

2

代持一套房子,报酬是5—10万

王强是一个“假买主”。

王强的老家在东北,当地就业机会少,他几乎每天都在为挣钱而苦恼。

2021年9月的一天,“机会”来了。发小告诉王强,“有个发财的机会,愿意不愿意干?”。在发小的口中,这是一个几乎毫不费力便能短时间内赚到一大笔钱的机会——帮人代持一套房子,事成后会给他五万块钱的劳务费。

发小的一番话让王强冲昏了头脑,没细想便直接答应了。随后,王强从老家东北飞到绍兴,来到一家名为“众佳”的中介公司,成为了一个“假买主”。

接下来的一周,王强感觉自己像个“牵线木偶”——全程按照中介的指示,见业主、签字、去银行办理抵押贷款。“都是中介他们交涉,我就负责在旁边‘撑场面’”,王强回忆道。

等到一切流程走完,中介给了王强3万块钱,余下的2万块,中介说要等三年后将房子过户到中介公司名下再给他。王强也能理解,按照绍兴二手房规定,二手房买家取得产权证后满三年后才可以继续交易。

耗时一周,轻松到手3万块,王强很开心,随后便飞回了东北。三个月后,当中介给他打电话,让他代持第二套房子时,王强没有任何犹豫便去了绍兴。

流程和第一次几乎一模一样,过户手续一办完,房子旋即便抵押给了银行。不过,稍微不同的是,这次中介还以王强的名字注册了一家店铺,并申请了30万元的经营信用贷。房子的抵押款,还有王强办理的经营信用贷,随后都打入了中介控制的账户,并没有支付给业主。

王强一直没有意识到“风险”,直到今年3月底,接到绍兴警方电话,王强才恍然大悟,痛恨自己被金钱冲昏了头脑,但也为时已晚。两套房子500万的贷款,还有30万的经营信用贷,对王强来说,是一个天文数字,每每想到这一点,王强就背脊发凉。

如今背负一身债务,哪里也去不了,王强便索性留在了绍兴,一边打工挣钱,一边配合调查,争取尽快解决身上被套牢的“债务”。

和王强一样,2021年12月,26岁的张凡也是在发小建议下,帮另一家中介机构“硕诚”代持了两套房子,获得了10万元的“酬劳”。

代持流程大同小异,只不过在办理经营信用贷时,中介要求张凡出具一张假的银行流水,由于感到心虚,张凡便告诉了父母。之后,父母便带着他报了警。

实际上,像王强、张凡这样的代持人还有很多。凤凰网《风暴眼》了解到,仅仅绍兴一地,至少有26人作为代持人充当了“假买主”。这些“假买主”中既有中介公司的工作人员,也有中介公司员工的朋友,他们大多文化水平不高,法律意识淡薄,因为贪图几万块的劳务费成了代持人,最后背负了数百万贷款,面临信用危机。

3

“黑中介”事涉“德佑”

凤凰网《风暴眼》发现,这些二手房交易的“骗局”背后是一套完整的产业链——一些没有“中介”资质的公司,从中介平台上找房源、寻找买家,然后“撮合”业主和“假买主”签署买卖合同,支付首付款的同时办理房产过户,房子到手后抵押给金融机构,最终将获得的贷款转入自己控制的账户。

绍兴等地发生的二手房交易背后,都指向一个40多岁,名为谢敏翔的女子。多位业主和代持人告诉凤凰网《风暴眼》,整个交易过程都是由谢敏翔操盘。除谢敏翔外,还有黄运霞、施敏媚、施妙红、徐炯、孟丽等人配合,分别负责找房源、签合同、办贷款等环节。

多位业主告诉凤凰网《风暴眼》,上述几人于2021年在绍兴柯桥成立了至少5家中介公司——包括众佳(绍兴市柯桥区众佳房产中介店)、众尚(绍兴众尚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)、硕诚(绍兴柯桥硕诚房地产咨询服务部)、弘亨(绍兴市柯桥区弘亨信息咨询服务部)、利锦(绍兴市柯桥区利锦信息咨询服务部)等。

经查实,上述五家中介中,众佳、众尚法人分别为施敏媚、孟丽,二人均为谢团伙的核心人员。后面三家公司的法人虽未在业主提供的核心团队之列,但在部分业主提供的32份合同中,至少有22份涉及上述三家公司。

此外,天眼查数据显示,上述五家公司实缴资本均为0,参保人员亦为0。据受访业主透露,这些公司主要的角色是负责线下勾兑买卖双方,签署居间合同等。

由于现在大多房源都是挂在德佑、中原地产等中介平台上,所以,以谢敏翔为主的“中介”,若想找到合适的房源,必须依赖这些大平台。据多位代持人透露,孟丽和徐炯夫妇充当了找房源的重要角色。

据了解,孟丽于2021年5月成为德佑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(下称“德佑公司”)的加盟商,而其丈夫徐炯则为其员工。

“每成交一套房子,孟丽可以获得15万的提成。”多位代持人称。

资料显示,德佑公司原是上海老牌中介公司,2015年被某平台并购,由某天津企业管理有限公司100%持股。官网介绍,德佑是合伙人模式的开创者,通过“重加盟”模式,助力中小中介提高运营效率。目前,旗下门店已经高达上万家。

孟丽参与的程度或许更深,她除了是德佑公司前加盟商,还是前文所述中介“众尚”的法定代表人。不过,孟丽今年3月因飞单(“飞单”就是销售业务员拿到订单后,不将订单交由自己公司做,却将订单放在别的公司做)行为被德佑公司除名。

凤凰网《风暴眼》就相关情况致电德佑公司,相关负责人对上述事情未予置评,仅表示,孟丽的丈夫徐炯目前也已离职,公司将根据事件进展做进一步应对。

在签完居间合同后,买卖双方还需要签署网签合同。“网签合同更重要,因为中介必须将它上传到政府端口。而网签合同对应的中介必须有网签密钥。”相关人士告诉凤凰网《风暴眼》。

而谢敏翔几人成立的中介并没有“网签合同”的资质,因此,为了完成整个交易,还需要依赖一家有网签资质的中介公司来走流程。在业主提供的多份网签合同中,凤凰网《风暴眼》发现,合同上中介公司名称都指向“绍兴市柯桥区柯桥汇源房屋中介店”(下称“汇源中介”)。

上述人士进一步表示,一般情况下,中介公司只要有营业执照就可以了,但有营业执照不代表它有网签密钥,因为从去年开始办理密钥是需要有经纪人从业资格证或者协理证的,没有就办不到,相对来说,网签资质更难拿。

因汇源未公布联系方式,截至发稿前,凤凰网《风暴眼》未联系到汇源相关负责人。

4

二手房交易频现漏洞

为何二手房交易“骗局”会集中发生于浙江绍兴等地?凤凰网《风暴眼》发现,当地二手房交易流程上存在的“漏洞”,让投机取巧的人发现了“商机”。

据凤凰网《风暴眼》了解,全国各地二手房交易流程大都相似,仅有微小差异。以北京为例,二手房交易,大致要经过买卖双方资质评估、网签合同、申请银行贷款、过户、办理银行放贷等一整套流程。但在绍兴等地,却是先过户再申请按揭贷款,与其他城市相比,绍兴等地“申请贷款”和“过户”顺序被颠倒。

这也意味着,绍兴等地一旦完成二手房过户,业主尾款利益保障,只能依赖中介。如果中介秉持职业道德,那么待交易过程结束,业主会如约拿到银行审核通过的贷款资金作为尾款;而如果中介心怀不轨,那么业主的利益将无从保障。

正是二手房交易流程漏洞上的可操作空间,让在绍兴经营一家纺织厂、私下做高利贷生意的谢敏翔发现了“机会”。她先将房子过户到自己控制的“假买主”手上,之后将房子拿到小额信贷机构或银行抵押,从而获得大笔资金。

而实现这些操作的关键点在于谢敏翔团伙违反合同规定,采用与协议规定不符的贷款方式——抵押贷款。

凤凰网《风暴眼》发现,在绍兴柯桥区72套二手房买卖合同中,付款方式全部标注为“首付+按揭”,即30%首付和70%银行按揭。但在谢敏翔团伙的操作下,在申请贷款过程中,本该走“按揭贷款”的房产全部走了“抵押贷款”流程。其中,约七家抵押给个人信贷公司,剩余房产全部抵押给银行。

绍兴当地的中介人士告诉凤凰网《风暴眼》,选择何种贷款方式是有要求的,如果全款买房,在合同签署完毕后,买家是可以拿着房子去做抵押的。但如果没有足够资金、不能全款买房,一般需要买家采取按揭方式,由银行将贷款资金作为尾款转入业主账号。根据总房价具体衡量按揭款项,按揭比例最高为总房价的70%。

“柯桥区这几十套房子,中介拿到房产证后去做的不是按揭,而是抵押,在流程上就出了问题。同时,在贷款时,贷款比例最高为总房价的70%。这几十套房子的贷款比例多是高于这个比例的。”该中介人士进一步表示。

流程一再出错,却反而能顺利获得贷款,这也意味着某些银行内部人士与谢敏翔团伙或有“私下”往来。

在业主提供的相关涉案二手房源信息中,凤凰网《风暴眼》发现,至少有25套房产存在评估价高于成交价的现象,有6套溢价达到40万,其中一套的评估价几乎是成交价的两倍。

5

业户提供的房子买卖价格详情

以柯桥区“自在城铂悦园”某户为例,原房东二手房售价352万元,瑞丰银行(新城支行)评估后房价却高达400万元。

这给金融机构带来巨大的风险。杭州一位中介告诉凤凰网《风暴眼》,“金融机构在做房产抵押放贷时,需要对房产价值做评估,通常都会参考房子交易价格。评估价格和真实交易价格一般不会有太大差异。如果评估价格太高,那意味着金融机构的放贷金额也会高,一旦出现问题,房产可能会资不抵债。”

针对上述问题,记者联系到瑞丰银行(新城支行)工作人员。截至发稿前,凤凰网《风暴眼》未收到瑞丰银行的相关回应。

6

银行内部人员或参与其中

诺大的利益链,数十万、甚至数百万的资金交易,没有银行内部人员“暗中打点”,事情或许不会如此顺利。事实上,一些银行信贷经理也为谢敏翔顺利获得贷款资金“打通了最后一公里”。

多位代持人向凤凰网《风暴眼》透露,他们在银行办理抵押贷款或经营信用贷时,发现不仅审核时间短,放款快,而且一些银行工作人员也疑似参与到交易活动中。

王强觉得奇怪。他在办理第二套房子的银行贷款时,审核和放款的速度非常快,四五天就完成了。浙江稠州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(下文简称“稠州银行”)绍兴分行的信贷经理甚至直接告诉他,贷款下来后,“应该”将钱转入哪些账户。

另外一个代持人李玉也有相似的经历。去年11月,他经朋友介绍帮“众佳”中介公司代持房子。在代持第二套房子的过程中,和业主办完房产过户手续后,李玉便在中介引导下前往稠州银行办理抵押贷款。

“3月17日申请,18日就放贷了”,李玉回忆道。放款当天,李玉还带着资料专门跑到稠州银行,同样是在上述信贷经理的“指导”下,把放贷后的钱分别转入多个自然人的账户。

而根据多位代持人提供的转账截图,完成贷款审批后,银行或民间金融机构发放贷款多流向黄涛、方雨、谢德平等人的账户。

而据多位业主透露,上述账户均被谢敏翔及其团队控制。其中,方雨是中介“弘亨”的法人,谢德平是谢敏翔父亲,黄涛则是谢敏翔的表弟。

为什么银行信贷经理会向贷款人指定第三方账户,信贷经理是否参与其中?凤凰网《风暴眼》致电稠州银行绍兴分行,对方表示事情发生后,银行第一时间对相关业务进行了排查,目前正配合公安等相关部门开展协查。

据多位业主透露,目前绍兴警方已经将类似二手房交易案做了并案处理。包括谢敏翔、黄云霞、徐炯在内的涉事人员已被刑事拘留。不过,5月初被批捕的谢敏翔因在5月底查出怀孕而被释放,目前正接受居家监视。

而涉案的其中十几位代持人却没有业主那么“轻松”。截至发稿,多位代持人已经被取保候审。

而根据去年底的类似案件判决结果,代持人不仅要归还业主房屋,还要承担银行或民间贷款,不仅如此,谢敏翔团伙还另案起诉代持人,要求归还代持过程中谢敏翔转入其账户的100余万。

目前,围绕着“柯桥区黑中介”撮合的二手房交易,买卖双方罕见的站到了同一条战线上。他们分别从“卖方”和“代持人”角度寻找证据,期望让自己的生活回归正常。

(文中林敏、李玉等人皆为化名)

上一篇:联合国警告极端热浪成夏季常态 最少持续至2060年
下一篇:碧桂园集团副总裁黎晓林一行赴湖北区域指导工作
幸运飞船平台,幸运飞船官网,幸运飞船网址,幸运飞船下载,幸运飞船app,幸运飞船开户,幸运飞船投注,幸运飞船购彩,幸运飞船注册,幸运飞船登录,幸运飞船邀请码,幸运飞船技巧,幸运飞船手机版,幸运飞船靠谱吗,幸运飞船走势图,幸运飞船开奖结果